兴高采烈的愚人

有时候我觉得我能窥见一点本质。但它太远了,似乎遥不可及。
我就是洞穴中的孩子,为一点点光亮而手舞足蹈,大声欢笑。

画风被乙女游戏带跑了

还是女装比较好
Mavis先告一段落叭

我 不 吃 樱莲

反过来也不行

算了谁看到的是什么颜色就是什么颜色吧

His lipstick is running, his dress is stunning.

捕梦网(八)

梦见结婚了

当然不是我自己。

8月14日

我又梦见自杀。

好像听见上课的老师讲过,在浴缸里淹死不是一个好的方式,原因在出水口的地方会漏水。
我躺在浴缸里面睡觉。本来觉得并不想自杀,但是楼上的出水口突然喷出大量的水来。我浑身被浇透了。

我想这一定是楼上的人在试图自杀。
(为什么楼上浴缸的排水系统会直接排到我的浴缸里,这是个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我感觉这是一种暗示我自杀的方式。

我一边擦头发一边骂骂咧咧。
家人都在睡觉,一片死寂。

我看见院子被云气包围。四周的东西变得如此遥远。
我看见不远处一座宏大的建筑物拔地而起。
我很惊恐地拉着奶奶的袖子哭。他们好像都没有发现异常。
我疯了。...

Mavis死在甲虫屁股的坟墓里。
Mavis的坟墓上不会有鲜花。

Paul和Damon之子居然搞出这么个玩意儿

nobody cares when you gone



崩坏三是魔鬼吗

我知道了椰子壳是干垃圾,打碎的眼镜是干垃圾,没泡过的茶叶是湿垃圾


瑟瑟发抖

a sweet episode


在这个游戏里面泡了26个小时……尽管在葵线玩完后一直在批它,但是其实整体下来还是觉得还挺好的。
本来想说说晴人这个人,但是发现没什么好说的。内向,软弱,和我简直差不多,但是我没有人家的智商。晴人的眼睛真的好漂亮,眼波流转的动态也做出来了。主线剧情挺好的,比葵线逻辑正常了不少,但我没有什么恋爱的感觉讲真。就是觉得晴人太惨了,整个剧情弥漫着悲伤的气息,我打出来的又是最惨的结局。我挺奇怪我明明没做什么他怎么就这么依赖我呢,我只觉得这孩子很惨,我有点妈妈的感觉。最后这个女主插进去的回忆有点生硬。还好吧,我不再挑毛病了。


我与这个游戏的缘分很久了,大概有几年了一...

云彩已经死去

为什么我写东西总是带着批判的感觉呢?哎,今天准备不带批判地写一点东西吧。马伦看完了。游戏也打完了。

马哲可以解决一切哲学中想不通的问题。因为一般意义上的哲学都是尽可能将现实中的东西抽象,尽可能的拔高,然后就成为纯粹概念的运动了,就成为不食人间烟火的空中楼阁了。因此最有魅力的最迷人的就是这个空中花园了,因为它上升到极高的地方,而且不会受到世俗的因素的干扰而进行自由的自主运动,不用思考现实实现问题。

马哲就是反其道而行之,将那些空谈全都打碎,直接面临现实,将那些玄想都变成了现实中可以检验的东西,然后就很简单了,没什么是不能解决的,如果不能解决,那就是等待现实社会的发展而有待检验。可以说共产主义...

今天食堂打饭的时候阿姨总是冲着我笑,我问他是不是记得我,她说当然了呀。

我高兴又很疑惑,她每天见那么多人怎么能记得住我呢,不会是说着玩玩儿吧。

就很难过。

下一页
©兴高采烈的愚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