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时雨

死了

学习笔记2

  关于自我  


    人从哪里来?到底自我是个什么东西?人和其他动物有什么不同?能制造工具并思想着?我现在也不能得出哪怕一点点的结论。

    “人是被毫无理由地抛弃在这个世界上的。”萨特曾这样说。人为什么会出生并带有自我意识?而且出身也不是自己决定的,而且好像有某种神谕在其中。

    一直偏向唯心,觉得自我就是一团意识,这个意识能够经验到外在并支配这个身体进行维持生活的能力,这个意识能够明确一个主体观念,使“我”不是别人,也不是一个别的什么物体。至于大脑、身体、意识、记忆,哪个才能决定是我自己,如果作为一个完整意义上的“我”来说,哪个也不可缺少。对于别人来说“我”就是我和别人交往过程中展现的一切“表象”,即身体这个躯壳,身份地位名誉和脾气秉性思维方式社会经历等等;而对于我自己来说“我”就是一种感觉,如果换了一具身体并不能改变这个主体感,丢失了记忆也不能,改变的是自我认同的迷茫与缺失。如同失忆者经常问的“我是谁”一样,这个自我缺失是在社会中无可安放的迷茫,社会身份缺失的惶恐。这就要考虑人的群居特质了。

    人出生就处于一个群居的环境里,因此接受他者的经验是不可避免的。造就人的恰恰就是这种群居生活,通过学习和模仿本能,在传承的能力之下不断繁衍发展。讲到人类发展,《人类简史》里那个“八卦”起源说很有趣,我暂且把它解释成一种通过群体认知的思想吧,这还是证明社会性动物的本能,是要依靠外在而发展的。但是如何确定最初的一个“奇点”,即人类之始到底靠什么发展,在没有“外在”的情况之下,人能不能靠自我意识而独立发展?理性是不是先验的?还是经验的?这都是不可知的。我没法知道脱离了人群的人是否有作为人的自我认同感,我只能说作为社会性群居动物的人是一种什么体验。

    自我是偏向心灵的,但世界是物质的,我不能否认这一点,否则我没有办法解决为什么我和他人可以同样的经验这个世界的问题。这样一来好像陷入笛卡尔的二元论了。但是我还是觉得我们认识的世界是映入眼中的表象,接触和体验的都是自我赋予的“虚假的真实”,真正是什么样子的我们并不清楚。所谓“人是万物的尺度”,有人认为水是烫的,也有人认为刚刚正好。很多东西都是我们赋予给事物的性质而不一定是事物自身固有的特质。因此基于主观因素的认识,一切可以陷入相对主义,我们不能保证永恒的真理存在。因为我的主观体验才是我能确定的最为真实的东西,对于外在的事物,我们无法做到完全的客观。我们认识到的规律和真理也是基于主观之下对客观现实的经验性总结,但是客观世界总是变化无常,不能保证有颠扑不破的真理。但是完全抽象的发明——数学和逻辑,却是不变的。

    那人活着还能做点儿什么呢,人总是想在群体之中找到一点儿特殊感。存在的价值在于不可替代。我简单的说我认为的人生的意义,其实就是自我创造价值,和创造自我价值。前者是面对外在的世界,有自己的判断思考创造和与外界的融入感;后者是面对内在的心灵,有坚实的信念和自我的安适与满足感。因此我认为一定要留下自己特定的痕迹,即所谓的价值,给自己。  



哇……两年了没点儿长进,真是一个小顽固

 
标签: 胡言废语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檀时雨 | Powered by LOFTER